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位置: 华夏教育网 >> 新闻文章 >> 热点关注 >> 正文
照料父母和智障妹妹 女子40年不嫁兑现孝悌诺言
来源:华夏教育网   更新时间:2014-10-14 9:34:50

图为:曾祥珍(中)陪智障妹妹做手工补贴家用

  40年前的一场意外车祸夺去了弟弟的生命,看着多病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妹妹,时年22岁的青山姑娘曾祥珍做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终身不嫁,留在家中照顾家人。寒来暑往数十年过去,曾经青春年少的曾祥珍如今已经62岁,为了照顾家人,她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但曾祥珍并不后悔:“只要妈妈、妹妹身体健康,我愿意照顾她们一辈子!”

  40年前承诺一辈子不嫁也要照顾家人

  前日早上还不到5点,青山东方雅园小区。62岁的曾祥珍生怕打扰了同床而睡的母亲,轻手轻脚起了床。

  来到厨房切好肉丝,打开灶火煮起面条。趁着面条下锅的功夫,曾祥珍赶紧刷牙洗脸。待洗涮完毕,面条也煮得差不多,她这才回到房间,叫醒了82岁的母亲和47岁的智障妹妹。

  3人吃完了早餐,曾祥珍抓起包,下楼骑上自行车就往青山钢花街120社区赶。6点钟,她干的安保队员工作就要到岗。

  虽然自己和母亲有了退休金,残疾的妹妹也有了低保金收入,但一家3口的月收入仅2000元,而母亲、妹妹的医药费每月就需要600元。为了贴补家用,年过六旬的曾祥珍依旧在社区上班,是安保队员中年纪最大的女性。“她真是不简单,做事情风风火火,工作起来舍得出力,就像个男将!”街坊朱之和说。

  “其实,当年说不结婚照顾父母和妹妹,我就是想让父母不要伤心,我就是他们的‘儿子’,今后完全可以靠我!”曾祥珍说。

  1974年,曾家唯一的儿子出车祸身亡,只剩下一把年纪的父母和6个姊妹。“当时在农村,没了儿子,意味着患病的父母就没有人养老。”在家排行老二的曾祥珍说,最小的妹妹是智障残疾人,眼看着其他几个姐妹都到了成家的年纪,父母亲更加忧虑,时常念叨:“你们都结婚了,我们和小妹靠哪一个?”几个姐妹有的即将结婚,有的尚未成年,曾祥珍仔细考虑后对父母亲说:“我会照顾你们和小妹,就是一辈子不出嫁也行!”

  “那怎么行呢?!”82岁的张冬枝回忆,当时她和丈夫不同意曾祥珍这么做,但生性倔强的女儿就像是铁了心。

  那时刚流行戴手表,邻居家儿子给老头子买了一块手表,曾祥珍眼看父亲羡慕,节衣缩食攒了一年工资,花120元给父亲买了一块。“我当时跟父母亲说,我这个姑娘一定抵得上一个儿子。”曾祥珍说。

 20年同床而眠照顾患病母亲

  现在,曾祥珍和母亲、妹妹三人住的房间是一室一厅,约30平方米。妹妹曾晓兰住卧室,曾祥珍和母亲则共同睡在客厅里的一张床上。

  由于母亲患病、幺妹智障无法干活,家里的浆洗、晾晒、做饭等家务活全由曾祥珍一人干。“我每天就是饭来了张个口,什么事情二姑娘都不让我干,就是磨她一个人。”张冬枝说,这几十年来,为了照顾自己,二姑娘还每天都和自己睡在一起。

  张冬枝说,自己患有严重哮喘病,自从老伴20年前因哮喘病去世后,曾祥珍就非常担心她的身体,坚持要与她同床而眠。半夜她起床上厕所,即使不要女儿陪,女儿也一定等自己上床后才放心继续睡。

  父亲去世后,母亲再去医院便无人搭手了。由于小区没有直达医院的公交,看着母亲步行去医院难受的模样,年过40岁的曾祥珍决定要学骑自行车。“那段时间,她腿上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张冬枝心疼地说,过了半个月女儿才对她说,以后可以骑车带她去医院,再也不用走远路了。

  “洗衣做饭、生病照料累的是身体,最操心的还是收入有限,难以支付他们的医药费。”曾祥珍说。当时父母和她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依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再支付医药费,一家人的生活顿时捉襟见肘。

  曾祥珍的办法是,多打几份工。“1995年前后的几年之间,我每天只睡5个小时,同时打三份工。”曾祥珍记得,当时每天上午赶到社区上班,中午到洗衣房做兼职洗衣工,傍晚下班后则到一家商店做售货员。当她睡到床上时,往往已是零点已过。唯一每周休息半天,还得去小区外垦荒种菜。“就这样,把最艰难的日子扛过来了。”曾祥珍说,父母和妹妹的医药费有了着落,每月全家的收入勉强达到收支平衡。

  临近的119社区居委会主任潘春喆说,自己当年和曾祥珍一起进入居委会工作,起先还搞不清楚为什么她每天忙得脚不沾地、风风火火,后来才知道她打几份工养家的事情:“我们这周围十几个社区,从没听说这样孝顺的女儿,她是头一份啊!”

  智障幺妹是她放不下的牵挂

  走起路来咚咚直响,一头黑发扎得一丝不苟,说起话声音嘹亮,62岁的曾祥珍,看起来倒像是40来岁。

  “当年我们蛮多人跟她介绍,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结果她说不愿意拖累别个,连面都不见。”53岁的冯伟,曾和曾祥珍同事十多年,想起曾祥珍就直叹气,要是她没娘家的负担,这么能干的女性,日子不知道该过得多好。

  “我也是蛮奇怪,曾大姐在社区工作时,大冬天的可以在室外等到半夜,等违建户麻将散场回家后去做思想工作拆违,怎么在结婚的问题上就没工作这么积极呢?”120社区居委会主任容玉芳说,后来聊得多了才晓得曾祥珍的心思:她是怕结了婚,就不能全心全意照顾亲人,对男方来说也不公平,“既然两头都落不到好,还不如只就一头。”

  曾祥珍也说,自己二三十岁时,也曾拗不过介绍人的面子见过几位,但自己一说“要首先照顾家人”,对方就打了退堂鼓,从此她也决定再不相亲。后来,在社区工作时难免得罪部分居民,有人对她冷嘲热讽:“怎么一把年纪还找不到老公?”她也曾脾气急躁地回应:“我哪点比你差,我想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但平静下来,她又想起家里还有患病的父母、妹妹需要照料,“找一个人嫁了,成了小家的话,你得要顾自己的小家。但总要一个人招呼父母和幺妹,我就招呼他们。”

  如今,智障的幺妹成了曾祥珍最大的牵挂。“大冬天的时候,她要穿裙子;洗盘子、洗衣服,她老也洗不干净。”曾祥珍说,自己以前是包揽了家务,但现在开始要让妹妹做点事情了。如今自己也60多岁了,47岁的妹妹以后的日子还长,她很想自己在能动的时候,多让妹妹锻炼自理能力。而妹妹似乎也明白姐姐的心思。“我知道,二姐对我最好,我最爱二姐!”

  在曾祥珍的付出下,几个姐妹也能安心出嫁,有了自己的孩子乃至孙辈。“要不是她牺牲了自己,我们哪能放心母亲和妹妹,去过自己的生活呢?”三妹曾祥荣说,姐妹几家人对待二姐都是相当尊敬。四妹曾爱荣更说,以后二姐老了,就由她们来照料,“我们照顾不了了,还有我们的子女,都要孝敬二姐!”

  40年过去,曾祥珍的付出换来了老母亲、幺妹的无忧生活和健康,对于终身不嫁的决定,曾祥珍从不后悔:“只要妈妈、妹妹身体健康,我愿意照顾她们一辈子!”(楚天都市报 记者刘利鹏 摄影:记者王永胜)

  • 上一篇:单独两孩“遇冷”,人口暴增担忧
  • 下一篇:没有了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 2014 华夏教育网 All rights reserved.